1

营业期(四)

满雪复活:

(四)
krist黏朋友,时不时就会去各个朋友家小住,当然也包括来singto家。不过singto觉得相比起他的其他朋友,自己这里好玩的实在算不上多,自己人又无趣,所以krist基本上住一天玩够了就会跑掉,然后过一段时间再来、再跑,这样来来回回乐此不疲。
所以当天很晚他跟同学完成小组作业回到家时,看见krist还躺在屋里,觉得不可思议:“居然还在睡?”
krist对于他忽然打开灯表示抗议,脑袋缩进被子里不理他。
难道哭了?singto怕他是在因为分手的事情偷偷掉眼泪,于是拍拍被子没敢问出口。
krist适应了一下光线的强度,才慢慢把脑袋伸出来,跟singto说:“我下午有点发烧。”
“啊你怎么不早跟我说,”singto伸手摸摸他的头,“带你去医院?”
“不用,我从你药箱里翻到了感冒药,吃过又睡一觉已经好多了。我想接着睡,”看见singto担心他,又说,“要不你给我倒杯水?”给他安排个任务,可以减轻他的负罪感,要不然这死心眼的哥哥肯定又要自责了。
singto应声去给他倒水,看着他喝下去问道:“是不是晚饭也没吃?”
“不饿,吃不下,想睡觉。”
“行吧,你再睡一会,一个小时以后我叫你起来吃点东西再吃一次药。”
迷迷糊糊的krist再次睡着前的最后一个想法,是家里有人陪着,果然比下午只有自己时更有安全感。


大概是下午睡得太多,也或许是烧退了,这一次krist睡得并不久,不等singto叫自己就醒来了。摸出手机一看,已经十一点多了。
透过门缝看到外面有灯光,krist本能地寻着灯光走去,看到的场景令他啼笑皆非:
这只傻狮子大概是要照顾自己——呃,学着照顾——但是什么都不太会做,搅拌火上的粥烫到了手,赶紧甩甩手捏捏耳朵,然后接着笨手笨脚地搅拌、关火、端锅……
krist在后面看着,觉得这个画面比吃药管用,但就是吧……我哥真的太蠢了,捂脸。


krist真心觉得蠢萌蠢萌的singto非常可爱,甚至于第二天还在嬉皮笑脸地用这件事撩他。singto扬手假打:一看你就是病好了,又开始上窜下跳了。
“sing团sing团,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煮粥了,进步神速啊!”
“……”
“sing团sing团,你还趁我不知道的时候学会做什么了?都做给我吃呗。”
“很多。”
“比如说?”
“比如说蒸蛋煮蛋煎蛋,各种蛋我都会做,你想吃那种?”
“我想吃炸鸡。”两个人各说各话。
singto一本正经地拒绝他:“不行,太残忍了,我们不能吃掉小鸡一家。”
这是两个人的一个梗,以前两个人一起去吃日本菜时,研究人家的菜单,对“亲子丼”抱有极大期待,等端上来才知道就是鸡蛋鸡肉饭而已。krist悄悄对singto说:“吃它全家哦~”
此时这个笑话被singto讲起来,完全没有krist那样声情并茂,却惹得krist笑岔了气。


这一天仍然是singto去上学。临走时他叮嘱krist要是不舒服就给剧组请一天假在家休息,回来时看到家里被收拾过了,知道这小孩又跑了。
笑着摇摇头,打开冰箱把多买的一份晚饭塞进去,环顾四周,看到餐桌上krist留了一张便签。
走过去拿起来看,上面赫然几个形似主人龙飞凤舞的大字:谢谢哥给我充电,我又活过来了。
singto笑笑,又读了几遍,把便签拿回房间,放进抽屉里。这个抽屉里装着各种小零碎:钻石耳钉、全家福吊坠、第一次获奖的证书、krist瞎画的强迫自己“珍藏”的简笔画、跟krist一起领奖时粉丝拍的“一拍得”照片、krist落在自己家的卡通大头贴……
krist,krist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占据了越来越多的空间,不论是家里的,还是心里的。singto临关上抽屉前又把便签读了一遍,这才笑自己无聊,像个初恋的小女生是的。
——可不就是初恋嘛,如果这场营业也能算“恋”的话。
自从两人越来越熟以后,krist已经很久不跟自己叫“p”了,singto、sing团、团、甚至是胖砸各种乱叫,让自己都快忘了,其实我是他哥。很多粉丝看过singto看krist的眼神,都提醒他要分清营业和现实,别把自己搭进去。可是我分得清啊,singto想,我很清楚地知道这是一场限时的营业,既然时间有限,我当然更得抓紧时间多爱他一点了,不然以后没机会了,多遗憾呐。
至于旁人谁爱他、而他又爱哪个旁人,与我何干?

【一年生/KA】Pay your debt 卖身还债 兔耳play(一万字咳咳…) 中

炸茄子串儿🍆:

设定:赌场老板黑帮大佬Kongphop X 忍辱负重卖身还债赌场应招兔男郎Arthit


Warning:女装预警,非自愿sex行为,自避雷点


PS:无照老司机,极度OOC,一个为肉而肉,但不是整篇都肉的无聊故事。


Pay your debt 卖身还债 兔耳play(一万字咳咳…)上




厚重帘子后的玻璃窗上落了雨,雨点噼啪地敲打在窗栏上,在透明的玻璃上留下蜿蜒的水渍。


 


空调的凉风从通风口呼呼地吹出来。Arthit穿着暴 / 露,大半的四肢都露在外面,但依然觉得热,汗水从头皮里长出来,渐渐濡湿了鬓角。


 


Arthit在赌桌前三个人意味各不相同的注视下直起身,身前那一枚棕色筹码依旧陷在柔软的白色羊毛地毯里。




可是Arthit已经顾不上它到底能抵得上自己几个月的薪水。现在,他的目光正牢牢钉在靠坐在皮椅上的那个人——他的债主。


 


那人交叉着双腿放松地靠在奢华的皮椅上,手肘支在雕花扶手上,双手交叉于胸前,面目沉静。但微眯的双眸却闪着兴味的光芒,幽深的黑色瞳仁能把人吸进去,嘴角挂着丝若有似无的轻笑,似一切尽在掌握。


 


Arthit忽然有一种错觉,自己仿若棋盘上的一颗棋子,正按照眼前人的筹划,一步一步移动,达到他指定的位置。


 


而眼前的这人的面庞却又是这样的年轻而俊朗,巴掌大小的脸,与如此深沉的心思和骇人的身份并不相若。如果除去外部那些昂贵的赘饰和他散发出来的沉稳气息,Arthit甚至会怀疑他的实际年龄很可能比自己还小。


 


在Arthit还在神游之际,那人已然转回了身,椅背轻晃,整个人又隐到Arthit视线之外,仅能瞥见他高出椅背的后脑。


 


荷官也从刚刚的插曲里回过神来,仍旧面无表情仿佛Arthit不曾存在一般。她沉下眼帘,纤细如葱白的手指从摊开的牌堆的最左侧移出一张牌推到那人面前。


 


那人拿起手边的威士忌又轻轻抿了一口,也不急着去看身前的牌面,反而轻轻摇晃着酒杯,冰块碰撞着敲击杯壁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
 


在Arthit再次试图去捡脚下的筹码时,那人又开口了:“你过来。”


 


Arthit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步,脚下踩到硌人的圆形筹码才反应过来,如同受辱般停下。自己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下意识就听从这个人的命令。更何况他指的也不一定是自己。


 


“呵”又是一声轻笑声,不过这次是坐在那人右手边的中年秃顶男人发出的,他抬起大拇指戴了一颗玉扳指的手,向着Arthit招了两下,另一只手抚着胡须浓密的下巴说:“没听到你们老板在叫你吗?还不快过来?”


 


说着又向Arthit的方向抛了一颗筹码,筹码正好“啪“的一声打在了Arthit的侧脸上,又弹落到地面上。




Arthit还没发火,就听到一个人的声音。


 


“这样就不太好了吧,我的兔子没经过我同意,你怎么能随便动呢?”Arthit的老板兼债主将杯子搁在了桌上,歪着头看着那个中年男人,声音里没有怒意,却偏偏令人胆寒。


 


那秃顶的男人却好像什么威胁都没有察觉到,摸了摸自己毛发稀疏的头顶,有些不屑地说:“不过是砸了一个筹码,需要那么心疼吗?”


 


那人从椅背上靠在椅背上,终于伸长手拿起身前的卡牌放到面前看了一眼,然后又默不作声地将牌推回了原处。


 


“那就把你扔筹码的那只手留下吧。“话音刚落,窗外又是一声炸雷惊响,屋内的空气一滞。


 


轻飘飘的一句话一时重逾千斤,从半空中重重地砸落到地上。那秃头男人脸上的笑僵在了那里,脸上神色几变,思量半晌,捏紧了手边的拳头,压抑着怒火说:“K,这种玩笑可开不得。“


 


那人没有回答他,细长的手指点了点那中年人面前的四张牌说:“你现在手上是一把顺子对吧?“


 


没等那中年男人开口,那人接着说:“这把敢不敢赌大一点,如果赢得了我,之前谈的那块地我就送给你,如果你输了……“


 


那人习惯性地用五指敲击着桌面,沉吟半晌,好听的男声再次响起,还是那样波澜不惊:“那就把你一只手留下如何?”


 


那人刚说完朝着荷官微微颔首,荷官收到示意心领神会,将身前如扇形般展开的牌堆中移出一张牌推到那秃顶男人的面前。


 


秃顶男人看着推到自己面前的那种牌,吞了一口口水,背脊冒出的冷汗浸湿了他穿着的豹纹衬衫,他抬起搁在桌面上的手,颤巍巍地伸向最后一张牌。慢慢掀开一角,满是横肉的脸都抽搐得挤成一团,更觉猥 / 琐




眉心蹙起的皱褶在看清牌面的那一刻舒展开来,就差抚掌大笑出声。他抑制不住激动,手掌重重地敲了一下赌桌,大笑着说:“好,我和你赌。“


 


“好。“那人也爽快地答应。不顾秃顶男人喜形于色,一幅胜券在握的兴奋。


 


荷官接下来又给那人和他左侧的瘦高个儿男人各派了一张牌。那戴着金丝边的瘦高个男人,翻了牌面只匆匆撇了一眼,就干脆的喊出:“pass”


 


那人却连看也没看自己的最后一张牌,而是直接对着那秃顶男人说:“开牌吧。“


 


“你就这么有信心?看也不看一眼?“那中年男人明显已经抑制不住自己即将获胜的喜悦,却偏要装作大度地提醒他。


 


“不用。“那人依旧是不咸不淡听不出起伏的语气,让人捉摸不透。


 


“那好,我就开了。”那中年人立马站起来,将自己身前的牌猛地翻开用力地扔在牌桌上。


 


散落在牌桌上的五张牌,令即使是不太明白梭哈玩法的Arthit也倒吸一口冷气。清一色的黑桃牌面,9,10,J,Q,K,一幅同花顺赫然展现在桌面上。


 


虽然Arthit从来没有涉足过赌场,但是平常电影还是看得不少的,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。这把同花顺在他印象中算是电影里定胜局里,最大的,没有翻盘的可能。怪不得之前这秃顶男人如此有信心。看来…………


 


就在Arthit忍不住惋惜的时候,背对着自己的那个人终于直起了靠在椅背上的身子,细长的手指归拢自己面前的五张牌,然后用大拇指抵着牌面,动作优雅的依次翻开。


 


牌面鲜红的颜色刺进了每个人眼里,红桃A,K,Q,J,10,按照顺序一字排开。


 


“Royal Flush”那人沉缓的声音轻响,敲击在每个人的心上。


 


Arthit在远处看着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屏息等待着宣布最后是谁赢了的时候。坐在左侧的那个瘦高个儿男人已经站了起来,轻轻鼓了两下掌:“精彩,太精彩了,不过之后的画面恐怕就不适合我了。”说着他拉开椅子略微欠了一下身,按下扶手椅内侧的一个按钮。立刻靠近他那侧的一扇铜色鎏金大门向两侧打开,一个荷官已经守在门口恭候。


 


等瘦高个儿男人离开之后,站着的那秃顶男人才从刚才的冲击中反应过来,一边摇着头,一边喃喃着“不可能,不可能”跌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,完全失却了之前的得意的模样。


 


而背对着Arthit的债主,只是拿起酒杯喝干了最后一口,剩下两颗冰块在透明的杯底打转。


 


他颇有耐心,像在聊着明天会不会下雨一样说着:“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?你是用哪一只手扔的筹码?”


 


刚刚慌乱的秃顶男人听到这话,害怕得变了脸色,抓紧了扶手椅后退,色厉内荏地大喊:“你真的要为了这么个下贱的兔子砍掉我一只手?你是不是疯了,你的赌场还想不想继续开……“


 


那秃顶男人话还没说完,一直静立在一旁的美女荷官忽然身形一动,抓住他的手反折在背后,同时用力地向下施压,不堪重负的骨头发出嘎吱的可怕声响。


 


被美女荷官利落身手惊倒的Arthit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他想不到如此扶风弱柳的精致美人转瞬间就变成了凶恶的夺命修罗。他可不想现场观摩砍人手臂的血腥戏码。


 


不过还好那人也没计划在Arthit面前血溅赌桌,可不能吓着好不容易自己跳进套里的兔子。他这个猎人已经耐心在木桩旁蛰伏了这么久,再也等不了一分一秒。


 


那人克制住回头看一眼Arthit的冲动,对着那个中年男人说:“本来我只要你一只手,可是你的这张嘴也不知道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。“


 


那人抬起眼对着荷官吩咐道:“我以后不想在听到他的声音了,永远。“


 


“是“荷官脱下一只白色手套塞进中年男人的嘴里,然后手下一扭,彻底把他的左臂卸了下来。


 


秃顶男人的惨叫被堵在喉咙里,憋得通红的脖颈和不停颤动的身体显示出来他正在遭受的巨大疼痛。不过疼痛没有延续很久,荷官已经一掌劈在他脑后,拖着他那只已然废掉的左臂从刚刚那个瘦高男人离开的大门出去了。




随着消失的人影,巨大的铜门悄然合上。


 


瞬间,偌大的空间仅剩下了他们两个人。




仿制壁炉里柴火烧的更旺,火焰在玻璃里跳动。好似一切如初,只有满桌的狼藉诉说着刚才的惊心动魄。


 


Arthit不自觉咽了一口口水,身手绞在一起的双手扣得死紧,冷汗沿着下颚缓缓滴落到地毯上,晕开了一圈深色的水渍。


 


那人缓缓转过身来,交叉的十指抵在下巴处,勾起的一侧嘴角显示着他的好心情。




他端详了Arthit半晌,放下交叉的双腿站起身。剪裁利落的西装裤立刻显露出他的腿部线条,极好的比例使他看着比原本显得更高一些。


 


那人迈开步子,直直地朝着Arthit走来,蹭亮的牛津鞋陷进柔软的地毯里,没有一点声音。




一步,两步,三步,Arthit在心里默数着他的步子,眼睁睁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。


 


Arthit努力克制自己后退的冲动,之前的压迫感又回来了,绑紧的束身带让他无法呼吸。


 


在离Arthit只剩一步的地方,那人停下来。


 


两人离得极近,近的Arthit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。像雨后初晴的阳台,草木的气息蒸腾,水珠在阳光下蒸发,氤氲出暖意。


 


Arthit动了动鼻翼,忍不住嗅闻。


 


那人微侧过头轻笑一声,逐渐躬身越加的靠近,随着他的姿势的变化,那股淡淡的味道逐渐变得浓烈起来,清新的感觉不见了。


 


不知谁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消弭了最后的安全距离,Arthit终于克制不住后退,却被那人一把扣住了后腰。


 


暖意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升温的高热,像是滚烫的岩浆,融化的铁水,搅不开的浓稠,带着辛辣和铁锈的气味。


 


Arthit被迫直视眼前人的眼睛,那双眸子危险,强势,充满渴求。更像是在和一头狼对视,而倒影在那人眼眸中的自己就是他亟待下口吞食殆尽的猎物。


 


然后那匹狼,缓缓低下了头,靠在了Arthit的耳畔,低缓如大提琴的声音倾泻而出。


 


“我们又见面了,Arthit先生。”




TBC




作者的废话:我这个准备养老的又出来诈尸了。sorry还是没写到肉,为了证明我没偷懒还是 @kulu你一下, 放心,该有的都会有的(大概……钢笔play还是放在办公室吧……


如果你不催我肯定就弃坑了,肉太难炖了,别忘了你答应我的!剪车啊剪车啊!




例行掉粉时间:一年生完结文、连载、脑洞、坑总结 (持续更新)

【他的秘密】ForthxBeam

Lucille.K.:

【他的秘密】( 牽掛姊妹篇 )




1/


『我一直都有看著你啊。』


 


這是他的秘密。


 


多年來藉著這個秘密,推知了另一個男人的秘密。


 


就在幾個禮拜前,隨著他再次的崩潰,他,出賣了自己的秘密。


 


獲得的代價是,男人深切的擁抱,以及兩人未知的未來。


 


 


2/


Beam慵懶地靠著牆,表面上似乎是有參與Kit跟Ming的話題,其實,思緒早已飄遠。


 


他的目光不時的移向,自己被男人緊握著,擺放在那男人左大腿上的右手。而男人則是泰然自諾的吃著飯,時而附和他們的話題,但更多時候,是帶著微笑靜靜的聆聽。


 


Beam不免的想著,是什麼,讓他們走到了這一步?!


 


3/


Beam從來不在別人面前示弱,即便是跟他在要好的Pha跟Kit,都不曾。那時,對著他們說出自己的過去時,也像是在敘述別人的故事一般冷靜。


 


所以,那一夜的潰堤,嚇到了他自己。


 


4/


該死的感情,果真會讓人失去理智。


 


『為什麼…不看看我…』


 


他是醉了,但,還未醉到未能意識自己那時的語氣是多麼的卑微。


 


Beam看著男人的背影,雙眼無法抑制的流著淚。


 


每個人…每個人,都背對著他。


 


年幼時,父母遺棄他時的背影。初察覺到喜歡上Kit,但Kit的目光卻不在自己身上,留給他的,也是奔向學弟的背影。


 


為什麼,連這男人,也要背對著他?他到底哪裡不好?為什麼,每個人都不要他?


 


 


5/


他沒那麼後悔過。


 


那夜的自己,是如此的可笑,是如此的狼狽。跟自己平時在外的形象是多麼的不符。


 


當他醒過來時,看見躺在沙發上的那男人,也正注視著自己,一時間,不勘全湧上。


 


那夜,他希望能抹去,從他自己的記憶,從那男人的記憶中,徹底的抹去。


 


『忘了吧。』


 


那麼,他,仍會是那個笑臉迎人、在別人眼中始終開朗陽光的Beam醫生。


 


 


6/


男人並沒有拿著那晚的事情來說嘴。


 


他們間,對那件事,閉口不提。或許,男人真的忘了吧。


 


真是矛盾的自己,要人忘記,卻又因為他人真的忘記了,而感到悲傷。


 


Beam啊Beam,你真的病了。Beam低頭笑了下。


 


令他不解的是,總覺得有道目光,時不時的盯著自己。但,當他企圖找尋那目光時,卻又無法尋見。


 


7/


畢業一年後,Beam就決定要結婚了。


 


「哇操,莫非你是搞大了人家的肚子,要當爸了?」Kit聽到Beam的宣言,激動地把剛喝入口的飲料噴了出來。


 


Pha則是雙手環胸的靜待Beam的下文。


 


「她很喜歡我,我覺得,或許我們可以走下去。」Beam不帶一絲情緒的說著。


 


「那你呢?也很喜歡她?」


 


Pha的話,凍結了Beam,讓他無法言語。


 


 


8/


「恭喜,你今天很帥。」


 


「彼此彼此。」Beam看著Forth難得穿上西裝。果然,衣架子穿什麼都好看。


 


「剛看過新娘子了,很漂亮。」


 


「呵,是啊,真的很漂亮。」Beam垂頭笑了下。


 


「Beam,過來幫忙一下。」不遠處的友人,叫著Beam。


 


「那我先去忙囉。謝謝你來。」Beam笑著拍了下Forth的肩膀。只是,他沒料到,Forth會抓住他的手。


 


「嘿。」


 


Beam凝視著自己被緊抓住的手腕,再將目光緩緩移向Forth的臉龐。那曾經,模糊不明的感覺,似乎正漸漸清晰。


 


「你要幸福。」


 


Beam讀懂了Forth眼神裡的含意。一瞬間,那被緊握住的地方,彷彿快將他燙傷,他含糊的對Forth說「我會的。」,然後,有些倉促的離開。


 


他看懂了。自己曾經也帶著那樣的眼神,注視著另一個人,他怎麼會不知道,那眼神裡,包含的是什麼情感。


 


原來,自己曾經想要尋見的那道目光,是來自於Forth。


 


 


9/


大學時期,狂野醫生幫們很常與工程學院的人聚在一起喝酒,久而久之跟Forth就熟絡了起來。


 


有幾次碰見Forth時,他總是抽著菸。Beam難忍過敏的打了幾次噴嚏。


 


但,後來,Beam發現,總是抽著菸的人,某天起,就不抽了。


 


那時,Forth說著什麼來著…啊,好像是說『喜歡的人不喜歡菸味。』


 


又在偶然間,發現,喜歡騎著摩托車的Forth,某天起,居然捨棄他的愛車,改開轎車代步。


 


那時,他也只是輕描淡寫的說著『上次發生車禍時,喜歡的人發了脾氣,要我不要再騎車了。』


 


自己,確實是在男人出車禍時,飆罵了他幾句。


 


Beam在倉促的腳步中,卻想起大學時,那細細碎碎的片段。


 


 


10/


「Beam,你愛我嗎?」女人沒有流淚,只是冷靜的問著Beam。


 


「現在是我愛不愛妳的問題?」Beam慘然的笑了起來。


 


眼前這個曾經說過愛他的女人,最終還是捨棄了他。不過是七年的時間,說結束就結束。果真感情是撐不過七年的?


 


「你愛我嗎?」


 


女人執意要Beam回答。他卻被問得啞口無言。


 


「你不愛我。從來都不曾。」女人的話,直接顯明。


 


「所以,這是妳另結新歡的理由?」


 


「不是。」女人的雙眼,最終還是盈滿了淚水。「Beam…我想要的是,全部的你,包含那個脆弱的你。但是,你的心,不曾為我開啟。」


 


女人的指控,是把利刃,狠插在他的心窩。


 


「Beam,我只問你一句,你的未來裡,曾經有過我嗎?」


 


他忘了自己有沒有回應女人的話,也忘了自己的表情是什麼,只記得,女人最後留給他的背影。


 


 


11/


他離婚的事情,最後還是被Pha跟Kit知道了。也或許是,他過得真的太糟糕了,敏感的Pha一下就察覺,再加上Kit那無止盡的問話,他的狀況,很難不被他們發現。


 


晚餐後,各自散場。雖然,Kit跟Pha都說要送他回去,但,他實在想一個人走走,只能叫YO、Ming快把煩人的傢伙們帶走。


 


看著遠去的朋友,Beam終於吐了一口氣。


 


撐著太難了。


 


「要不要去喝一杯?」


 


冷不防的,男人的聲音在身後傳了過來。


 


Beam這才發現,原來,男人還沒離開。


 


 


12/


Beam感受到男人溫厚的手心,覆上自己的雙眼,淚水不免的沾濕了男人的手。


 


他赫然發現,自己的軟弱,全都是顯露在這男人面前。不管是多年前的那夜,或是此刻。




他像是瀕臨溺死的人一般,迫切的想抓住浮木,只要能讓他呼吸即可。


 


而男人的告白,即便是在這吵雜的酒吧中,仍一字不漏的入了他的耳。


 


 


13/


他是自私的。


 


這些年,Beam明明知道,Forth是喜歡自己的,卻仍當作不知道。


 


明明清楚,男人目光是追隨著誰,也不道破。


 


或許是因為,男人也不曾表示過什麼。若不是,結婚時,Beam察覺到Forth的眼神跟往常不一樣,他也不會知道,原來,Forth是喜歡自己的。


 


而這喜歡,就越過了如此漫長的歲月。


 


所以,他出賣了他的祕密。因為,他也注視著男人,雖然,這還不能跟男人的喜歡相較。


 


 


14/


「死Beam,你到底有沒有在聽!」Kit在Beam面前打了幾個響指,再奉上一個大白眼。


 


「額,不就說,下個禮拜Pha那傢伙要幫Yo辦派對的事嗎。」Beam回過神來,眨著好看的雙眼,說的一臉認真。


 


男人輕笑了聲。


 


「媽的!早就結束這話題了!你是神遊到哪個妹那裡了!」


 


若不是此刻是坐著,不然Kit的腿肯定是會直接往他身上招呼。


 


Beam瞪向男人。盡會看他出糗。


 


男人只是笑彎了眼。


 


「喂喂喂,死Beam,你不要撩人撩到這邊來好嗎!再怎麼看Forth,他也不會變成妹子。」Kit在Beam跟Forth間揮了揮手,阻擾Beam的視線。


 


這不怪Kit。因為,除了他跟Forth外,沒有第三人知道,他們的關係已經改變。


 


「我是不會變妹子。但,Beam確實是撩到我了。」Forth笑得好看,緩緩舉起他們交握的雙手。


 


霎時間,空氣凝結,Kit跟Ming兩人瞠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幕,然後,『啪』的一聲,Kit雙手拍向餐桌,激動地站了起來,指著面前的兩人,「操操操!真的假的!!你們…你們兩!!!」


 


Beam看向始作俑者,說好的過一陣子在公開呢。


 


男人只是無賴般的對著他聳聳肩。


 


 


15/


『但是,如果我不愛你的話…怎麼辦?』Beam緊抓著男人的手,難掩的顫抖。


 


『我會等Beam愛上Forth的。這些年,Forth都等了,不差這一時半刻。而且,Beam一定會愛上Forth的。』男人的雙眼透露出自信。


 


『如果…我的未來…沒有你呢?』


 


『只要Forth的未來有Beam,就夠了。』


 


 


16/


 


也許,他還不會愛,但,他願意為了這男人,學著去愛。


 


【End】     2018/1/7   Lucille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【小番外】


 


「學長~~今天不要再加我班了啦!!!」Ming哭喪著臉出現在Forth的辦公室,就差沒給他下跪了。


 


「你不是說,只要我談戀愛的話,就換你加班嗎。」Forth臉上的笑意止不住。拿著收好的公事包,準備下班去接戀人。


 


「辛苦啦。等等我見到Kit時,會跟他說你今天加班。」Forth經過Ming的身旁,拍了拍他垮下來的肩膀。


 


「學長~~~不要走~~~」


 


Ming的乞求聲換來的是,Forth久違的爽朗笑聲。


 


 


【End】     2018/1/7   Lucille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1.果然還是爛尾了。


2.其實本來沒打算寫這篇的。牽掛的結尾是個人覺得最洽當的結尾,為他們兩帶來未來的希望。但,隨之而來的是,我Beam的心境,突然就很想說一下。


3.這故事中,我Beam還沒有愛上Forth,他只是知道了Forth喜歡他,然後,也試著去喜歡Forth。


4.讓Beam真的心動的是,那句「我的未來有你。」;以Beam的人設來說,「你需要我」比「我需要你」來得重要多了。


5.此篇真的弱爆,也許哪天我看不順眼就刪了。不喜歡的看倌們,請將記憶停留在牽掛即可,忘掉此篇吧...哈哈哈。



【牽掛】ForthxBeam

Lucille.K.:



【牽掛】


  


1/


 一段感情,能讓人放在心上多久?


 


他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


 


尤其還是一段,從來沒說出口的,在意。


 


Forth的雙眼緊盯著,眼前這個,自己放在心上多年,卻不敢貿然去打擾的人。


 


「騙子…一群騙子…」


 


男人的雙眼迷濛,下巴抵在交疊的手臂上,趴在吧檯邊,盯著擺放在眼前斟滿的酒的酒杯,喃喃低語。


 


Forth還是伸出了手,以著罕見的柔情,順了順顯然不勝酒力的男人的髮,忍不住地想起,那個改變他人生軌道的那個夜晚。


 


2/


 「上我,我心裡沒有任何人。」


 


Forth的衣領被躺在床上的Beam緊緊揪著,他的雙手撐在Beam的兩側,單膝跪在床上。他們之間的距離很近,近到Forth一眼就能清楚看見Beam那倔強眼神下的委屈及哀傷。


 


在這樣昏暗的燈光下,以他往常的習性,他確實會照Beam的意思,上了他。反正,當事人都這麼說了,如果不上,那他算什麼男人。


 


但,今天,卻異常的不對勁。他的心。


 


他跟Beam,是透過Pha認識的。他知道Beam很開朗,很健談,很受歡迎,他們也很常聚在一起喝酒。


 


但,他從來沒看過Beam此刻的表情。


伴隨著Beam的話語,這麼一瞬間,Forth聽見了自己強而有力的心跳聲『砰砰、砰砰、砰砰』越來越大聲。


 


他呆愣了下,卻也很快地就明白了這代表什麼意思。


 


他,喜歡Beam。


 


3/


心動,總是來的措手不及。


 


Forth不是沒談過戀愛,他知道這個感覺。雖然,他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對Beam抱持著這樣的心情。


 


若不是今天Beam醉了,對著他顯露出脆弱的話,也許,Forth一輩子,都不會知道,他自己對Beam的情感。


 


「你醉了。」Forth抓住那揪著他衣領的手,緊握著。


 


他想做。想讓眼前這人徹底地變成自己的人。


 


但,他知道,不能。


 


Forth背對著Beam,頹然地坐在床沿,沒想到他自己也有這麼一天。


 


「為什麼…不看看我…」


 


Forth因著Beam含糊的醉語而側過身望向他。


 


他用右手摀住,眼前人的雙眼,感受到,那人的眼淚,浸濕了自己的掌心。


 


「我正看著你啊。」


 


 


4/ 


那夜後,他們並沒有如連續劇般,灑狗血的劇情發展。


 


清晨時,那人醒來,只是靜靜地望向躺在沙發上的他,而他一夜沒睡,僅是悄然的注視著那人。


 


然後,那人面無表情的起身,打理好自己。


 


Forth聽見那人的聲音,伴隨著房門的聲響,直落落的打在他的心門上。


 


「忘了吧。」


 


究竟Beam是要Forth忘了那夜他的脆弱,還是,Beam只是在提醒著他自己,要忘記他在Forth面前袒露的自己,Forth並不知道。


 


他唯一知道的是,他忘不掉。


 


 


5/


Beam就如同那句話一般的,那夜似乎沒有發生過。


 


Beam以著如同昔日的態度面對Forth,一樣的是在酒席碰面,一樣的是在Kit跟Ming、Pha跟Wayo約吃飯時見面,一樣的是在學院間偶然的會面。


 


再多的,也沒有了。


 


Beam不願想起的,不願提的,他就不會去觸碰。


 


只是,他不知道,這個情感,會讓他深陷多年,無法走出。


 


 


6/


若讓人知道,他Forth會喜歡一個人,喜歡了快十年之久,卻沒有任何動作,一定會嚇到無法言語。


 


但,面對那人,他確實是懦弱的。


 


甚至,他們之間,連『好朋友』都算不上。


 


從大二的那夜起,到大四畢業,他們間仍舊是因著Pha、Kit跟Ming這層關係而聯繫。


 


說朋友太過了,不如說他是Beam的仰慕者,或許會更恰當些。


 


但,不同的是,他沒有任何追求,只是安靜的出現在他的生活,做最安靜的陪伴。


 


 


7/ 


畢業沒多久,在某次聚會上,Beam說他要結婚了。


 


Forth並沒有聽見,如同漫畫中、小說中、狗血連續劇中常出現的那道,心碎聲。


 


在那瞬間,他以為,他終於可結束這漫長暗戀的日子。


 


卻沒想到,這愛戀會如同癌細胞般的,蔓延。


 


8/ 


「霍咦,學長,拜託你快去談戀愛吧!不要再加班了!」


 


Forth抬眼看向倚靠在他辦公室門邊的Ming。


 


「我不加班,你加嗎?」Forth好笑的看著自己的學弟。要Ming加班簡直是要了他的命,公司上下誰不知道,一到下班時間,衝第一下班的就是Ming。


 


「學長談戀愛的話,我就加。Kit會體諒我的。」


 


「去去去,快去接Kit下班,再廢話下去,就堵車了。」Forth對著Ming揮揮手,然後繼續低頭畫著他的工程圖。


 


他聽見Ming『嘖』了一聲,以及那停頓後,像是猛然想起的提醒。


 


「啊啊,學長別忘了明天晚上的聚餐吶。你知道的,Beam學長這陣子不太好。」


 


 


 


9/


那對象很好,很溫柔,很美麗,對Beam也很體貼。


 


Forth見過幾次。


 


印象最深刻的,莫過於Beam結婚當天的畫面吧。


 


他與她,如同童話故事般的,笑得美好。


 


真的很美。


 


也是在那天,他才知道,自己究竟錯失了什麼。


 


卻也再也挽回不了什麼。


 


愛戀是病毒,是個讓他好不了的病毒。


 


而他的解藥,已經是屬於別人的了。


 


 


10/


他,從知道他失去了什麼時候起,就沒再談過戀愛了。


 


或許是,因為知道,他再也無法給予另一個人那唯一的,專注。


 


能與他為伴的,僅剩下工作了。


 


 


11/


 「騙子…一群騙子…」


 


Forth伸出了手,順了順顯然不勝酒力的男人的髮。


 


然而,童話故事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。不然,眼前的人,也不會如此。


 


不久前聽聞,男人離了婚。


 


他心中沒有雀躍,只掛心著,男人該會有多傷心。


 


「她明明說過、明明說過…愛我的…」


 


Forth專注的看著眼前人的雙眼,即便那人好看的眼此刻盈滿淚水。


 


他沒說話,依舊是做那最安靜的陪伴,如同那夜晚一般。


 


「她問我…愛不愛她…我真的答不出來吶…沒人教我怎麼愛…」


 


男人的手,揪著他的衣角,很委屈的撇撇嘴。


 


 


12/


「忘了吧。」


 


Forth的大手覆蓋住Beam的雙眼,他的淚水,濕熱的灼傷了他。


 


如果,這人,能看著他,只看著他,那該有多好。


 


但,這人的淚水,卻總是為他人而流。


 


「你…可以愛我嗎…」


 


Beam的左手覆上Forth的,帶著濃濃鼻音的懇求。


 


Forth頓時覺得自己很沒出息,明明只是醉話,這人明天可能就忘了此刻說過的話也說不定,但,他的心,卻還是因著這句話,加速跳動。


 


「我愛你啊…」從未告白過的話,若非藉著這樣的場面,或許,他一輩子也不會說出口的吧。「…可是,你能只看著我嗎?」Forth扯著唇,慘然地笑了下。


 


Beam拉下Forth的手,在唇邊輕吻著。


 


 


13/


 


「我一直都有看著你啊。」


 


 


 【End】     2018/1/3  Lucille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1.老梗:如果那天他們沒做的話。


2.老梗玩新梗:看的到吃不到,對象還跑到別人嘴裡。


3.太過喜歡,反而不敢有所作為。


4.誰知道會不會有Beam’s Part。


5.烙下句號總是很難。



炸茄子串儿🍆:

“发现一直以来装穷的男朋友是个隐藏的富二代……”是什么样的体验?

KA原剧吐槽向脑洞。

第一次写吐槽贴,你们让我写的,写得不好…也就这样了[doge]

话唠,一张长图放不下 。


可移步微博:https://m.weibo.cn/2000348853/4192550774923712

参加年度戏精盛典,一同沉浸式吃瓜


ps:我不管,新的一年这也算码字!

极限(一发完)

王英俊的打call日常:

💗


Lio酱🎐:



AU+OOC!!!!




这个梗一开始是完全不敢接的,谁知道今天早上上高数课的时候,突然冒出来的一点想法就接了。所以……题目就是今天的上课内容(*/∇\*)




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啦(。ò ∀ ó。)!!!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极限




[零]




    我陪你度过的每一秒,都是我对你的极限。






[一]




    Forth是个很好的男朋友,这是大家公认的,温柔又体贴,帅气又狂野,迷弟迷妹遍布整个大学,就连隔壁的小学也不放过,绝对担得上一句“社会你四哥”。所以作为他的男朋友,Beam一路以来都被不少人羡慕且嫉妒着。




    “这是Forth要我带来的饮料。”Leam一手提着一大袋钉子,一手提着三杯饮料,“可可是Ming这小子的,雪顶咖啡是Kit的没错吧?这个粉红冻奶是Beam你的,这个Forth可是强调过了,我绝对不会弄错。”




    Kit盯着那杯粉红冻奶,有些困惑的皱了下眉,转头问Leam:“你和Forth不都在实习么,怎么回校了?Forth人呢?”




    “公司老大有毛病,一定要一种钉子,我知道的也就学校里有,就打发我来拿。不过Forth可是特意交代了要买粉红冻奶找Beam喔。”说起这个Leam也来气,不过最后一句就纯属打趣,“时间不多,我先撤了兄弟们。”




    Kit和Beam和他击掌就算告别,Ming因为是学弟,没资格击掌,反而被Leam在胸口上打了一拳。




    “P'Kit,我胸口好痛……”Ming一脸委屈巴巴的赖在Kit身上,抱着自家KitKat吃尽豆腐。




    “哦?是么。”Kit笑得可以说是非常标准的八颗牙齿露齿笑了,“要不要我帮你开个胸,检查一下内部器官?”




    Ming乖乖坐好,不打扰他写作业。




    Beam看着他们两个,冲Kit暧昧挤眼。




    Kit没理他,依旧扫了一眼放在Beam手边,一动未动的粉红冻奶,好似不在意的问:“你什么时候喜欢喝这个了?”




    从认识开始,他记得Beam就不怎么喝这类甜甜的饮料,就算去点,也是海盐抹茶居多。




    “这个啊……”Beam用眼角余光匆匆扫一眼,“大二的时候吧。味道挺特别的,一次就记住了。”说着,他拿起吸管刺破杯子上封口的塑料薄膜,拿起饮料。




    粉红色的液体从吸管内部升上来,缓缓靠近唇边,然后……




    浅浅的抿了一口。




    冻奶里的冰块都已经化成水,杯壁外面的细小水珠也滑落下去,粉红色的饮料变为了常温,也没有等来主人的第二口品尝。




    “都不冰了,干脆丢了。”




    “干嘛要丢。”




    “都常温了!喝起来更加腻啊!”




    “不。”




    “P'Kit,这可是P'Forth送的,不要在意丢不丢啦。”




    “可……”Kit死死抿住嘴巴,两个酒窝都露了出来。




    可就是哪个地方,总觉得有些奇怪。




    和Kit,Ming挥手告别,Beam提着饮料带着包慢慢的走回去。夕阳落下来的时候刚刚好,刺到眼睛里有些生疼,让人什么也不能想,只能思考这个太阳。路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,Beam抬起拿饮料的手,歪着头看着垃圾桶,忽的笑笑。




    “这个可不能给你。




    “不要生气,不要委屈,这也不是我的,我也没权利处理。”




    到了九点多Forth才回家,匆匆忙忙的,身上还有点酒气。Beam穿着乔巴图案的睡衣缩在床上看漫画,抬头看见Forth倚在门口冲他笑,不由也回了个温暖而又乖巧的笑容。




    “回来了?”




    “嗯。”




    “洗澡去吧,明早还要早起。”




    “好。”进浴室的人像是想起什么,探出头看他,“饮料怎么样?”




    拿着漫画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弯曲,回话的人却依旧笑得天真可爱。




    “很好喝喔。”




    “我找到了一家做粉红冻奶更好的店子,下次带你去喝。”




    “……好。”







[二]




    这次是大家好久不见的聚餐,因为Pha放假回来了。Yo一直吵着要去吃寿司,而Forth知道一家很有名气的店子,大家起哄着开车去吃。




    Pha拍了拍Beam的头:“下次再去吃火锅吧。”




    之前他们狂野医生帮,在Beam提议,Kit附议,Pha什么都可以的状况下,是决定找一家火锅店尝尝鲜,一起热闹热闹的。




    “见色忘义,不用解释了。”Beam一个大白眼,“我这是看着Yo的面子上,赦免了。”




    “胆子肥了你,还赦免我?”Pha刚准备来一架,就看见不远处和Yo闲聊的Forth正往这里看,“行行行,找你家那位去吧。”




    Beam笑了笑。




    Beam对日本料理并不怎么感冒,但三文鱼不一样,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三文鱼一出现,Beam就会忍不住去看看,只要过了他的及格线就绝对会买。




    “我说你好歹吃吃别的,”Kit看不下去了,“从小到大都这样,喜欢什么就只盯着这一个,也试试别的啊。”




    “碰见一个喜欢的多不容易……”Beam抬手又拿了一份三文鱼,“有一个就够了。”




    “要是这家三文鱼不新鲜呢?你吃什么?”




    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,Beam毫不吝啬送了个大白眼过去:“就不能给我说点好听的?难怪腿短长不高!”




    Kit气鼓鼓的拉着Ming跑到一边去吃。




    “又惹Kit生气了?”Forth转过头就看见那边的两个人不见了,随手把一碟绿芥末放在Beam的面前,“龙虾刺身沾这个好吃。”




    Beam抬手去夹三文鱼的筷子转了个弯,朝向了Yo面前的龙虾刺身,夹了一筷子,学着Yo的动作沾绿芥末放在口中,侧过头对Forth笑着点点头,口里不太清楚的说了句“好吃”。




    至此身边的人的眼底才露出点点笑意:“好吃就多吃点。”




    Beam低着头,Forth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能看着昏暗的灯光下白皙的后颈,以及微微凸起的脊椎。他抬手似乎是想碰一碰Beam的后颈,却在刚刚有所动作的时候一不小心撞了一下身边的Yo。




    “P'Forth!”Yo看着掉下去的寿司,一脸的悲愤。




    像是突然回过神来,Forth抱歉笑笑:“我赔你一个。”




    “不用啦,只是那个是P'Pha喜欢的……等厨师再做好转过来就好了。”




    “这样啊……”




    Beam用力眨了下眼。




    绿芥末的威力还是太强了。






[三]




    “这个香味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

    “……美食系。”Beam抬手揉了揉鼻子,“甜甜的。”




    “唔……”Forth不知想起了什么,突然笑了一下,“Beam喜欢这个吗?”




    那双眼底,有着说不出的温柔,像是浩瀚无际的宇宙中星河的流动,叫人一下子失了神智。




    你问我喜不喜欢……




    你想问的人,真的是我么?




    旁边的导购小姐姐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:“这位先生的话,这种雨后清新调的可能比较适合呢。可以试一试……”




    “喜欢。”Beam笑弯了眼睛,“很好闻,会喜欢。”




    Forth看着他:“是吗?”




    “嗯。”




    “嗯……”




    Beam悄悄的再闻了一下空气中残留的男士香水味。




    甜甜的跳跃的水果香,伴着细微巧克力的温柔味道,是那个人的样子。




    和粉红冻奶一样的甜味。




    不是Beam想要的甜味。




    在闻到这个味道的时候,是在两周后Yo的生日。嗨疯了的Yo冲过来扑进他的怀里,说着“生日愿望就是要成为像P'Beam这样帅气的人”这样的话,死死抱住他不肯撒手,毛茸茸的脑袋在他颈边蹦来蹦去,完全不管一旁快气疯过去的Pha,明显是醉狠了。Beam无奈笑着轻轻捏住Yo的脸,抬头看见对面灯光下看着他这个方向的Forth,目光渐柔。




    “可是P'Beam的愿望,是能够成为像Yo这样的人啊……”




    能够拥有到自己在意的人的心的人,多好。




    多好。






[四]




    “极限的概念怎么就不清楚呢?我再解释最后一遍,这个这次考研一定会考!拿例2讲,x无限接近于2,x会等于2吗?这个一定要想清楚,无限接近不是相等,你们证明的时候弄混就完了!x再如何无限接近于2,也不可能成为2……”




    Beam的笔尖在接触纸的前一秒停下,然后一丝不苟的把老师说的要点,一个字,一个字地写下来。




    无限接近并不是相等。




    看吧,这么显而易见的道理,还是有这么多学生在操作的时候,犯了错。






[五]




    “考研的学校决定了吗?”




    关衣柜的Beam动作僵硬了一秒,然后动作极为自然的把衣柜关上。




    “我的考试已经结束了。”




    “啊……对不起,不小心……”




    “今天,有大三的学弟的考试吧?”




    Forth匆忙调试手机日历的动作停下,抬头看Beam的背影:“所以?”




    “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Beam哑着嗓子轻笑一声,“还有什么可所以的?




    “Forth啊……Forth,Beam问问你,你知道Beam最喜欢吃什么么?”




    后面的人许久都没有回应,Beam盯着自己拖鞋上的草帽海贼团的标志,轻轻开口:“我不喜欢喝甜的饮料,不喜欢喝粉红冻奶。




    “我喜欢吃三文鱼,不喜欢吃龙虾刺身,也不吃芥末,因为对芥末过敏。




    “我不喜欢美食调的香水,也不喜欢漫画,不喜欢在床上看书。




    “这些……你都不知道。




    “你知道的那些习惯和爱好,从来都不是属于Beam的。而Beam的习惯和爱好……




    “你不知道。”




    不知道我陪你度过的每一秒,我把自己的模样尽力靠近那个人的每一秒,都是我的极限。




    “我这两天就会搬出去,”Beam转过身看着Forth目光沉静到可怕,“新学校离这里有点远,住下去不方便。”




    “我可以送你。”




    “不用。”Beam咬牙,“我的新生活里,不需要你。”




    Beam医生鲜少说话会如此锋利决绝。




    Beam医生也鲜少会为别人如此委屈自己。




    这就算是,最后留下的公平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@中了直男小胡色诱术的村肉 点的梗!!!!




没错和 好喜欢你 的点梗是同一个人,所以我依旧是产甜饼的甜党一份子☺️!!!




“极限”是数学中的分支——微积分的基础概念,广义的“极限”是指“无限靠近而永远不能到达”的意思。感觉是一个非常具有画面感的词,所以高数课上着上着就开始脑洞。。。。。。。希望我今天的作业能够做出来😂




有妹子表示高数课上出来的文一定是虐的哈哈哈哈哈哈哈!!!怎么可能会虐呢!!作为甜党的我(。・ω・。)ノ♡




加一个强行HE就撤(*/∇\*)





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[末]




     这是Forth两年以来,在手机上的备忘录里存的随手记。




    「最近Beam买了好多漫画……他怎么喜欢看漫画了?」




    「跑去问了Yo有什么漫画好看的,他转手送了我一套海贼王……是不是理解错了我的意思?」




    「Beam的睡衣和拖鞋都会换成了海贼王里的图案……我要不要去看看这个漫画?万一哪天他跟我说话我没办法接了怎么办?!!!」




    「店家送错了饮料,居然给我连续送Beam一个月的粉红冻奶!!!不过……喝粉红冻奶的Beam……好可爱(*/∇\*)」




    「听说龙虾刺身味道不错……但是生的东西我真的……不过Beam貌似很喜欢吃生鱼肉啊,他应该会喜欢吧?」




    「Pha脑子有泡,给Yo选生日礼物居然还要我和Ming帮忙!!」




    「幸好……幸好Beam的学校就在我们公司分部隔壁……明天就搞定老大让我去分部。」




    「Ming说把我这个这两年的随手记给Beam看,Beam就会回来。我怎么想怎么觉得,Pha说的跪在他面前比较实在呢?」




    「果然还是自家学弟靠得住!!Phana说的都是什么鬼!!!!!」




    「Beam原来是家庭缘故没有安全感,又胆子小不肯说……其实,一天比一天离不开Beam的Forth才是应该惶恐的人啊!Forth绝不可能让Beam再离开自己,永远。」




 






各位小可爱们休息啦,这个是用来轻松一下的HE,可不划分在 极限 的正文里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~




如果大家觉得混乱的话我就把这段删了好了,因为一开始写这个梗就奔着BE去的,所以后面是真的强行😂


阅后即焚:

我终于克服拖延癌把旧文搬完了
警车坑了,就不搬了

AO3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sumkyor/works

微博
@sumkyor

【一年生】暖暖直播间(11)

Dola多拉:

【摄影开始】
暖暖:好了吗?
Kongphop:嗯,您先打个招呼。
暖暖:大家好,我是Arthit。不知道直播还可以继续多久,有些话想对大家说,但不想作为结束语。Kong提醒我,不如特意录下来,当作圣诞信笺送给大家,送给每一位喜欢我们的人。
【低头笑,微微脸红】
亲爱的大家:
我们收到大家的礼物,也成功的直播了拆礼物。礼物在房间各个角落,起它们独特的作用。本来我打算放进展示柜,Kong阻止我:礼物实用起来才不辜负大家的心意。而后我才知道,他是想把我的手办归置进去。【撇撇嘴】哎,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他终于嫌弃我成箱装的手办。
【Kong急忙插话:不是啊,手办堆在一块儿,您怎么欣赏呢?】
可是你瞧,手办装不满柜子,空一截不是更难看?
【Kong想了想,领悟到暖暖话中所指:行吧,买!你看中的那几个黏土也买上。】
【暖暖心满意足地继续】
我知道大家对我们的过去很关心、很有兴趣,有很多疑问和想知道的。我没有明说,Kong也没有。非常谢谢大家忍住好奇。我明白,好奇心是最难以控制的事情,我用了两年才戒掉偷看Kong游戏的通关进程。
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被这么多人喜欢,哪怕直到今天,我依然难以置信,拥有自己的直播间,自己的录播组,自己的笔录组,还有大大小小的礼物。——Kong和我不同,他在大学里非常受欢迎,各种艺术节的奖项都由他一人承包。他是众多人心中的王子。哈哈哈,你们都看不见Kong脸上得意的小表情。【站起身,凑近摄像机】来来来,你把相机给我。【镜头突然转向Kong】看到没有,他在偷笑。
大家给予我们足够的距离与尊重,也给予我们足够的喜爱和信任。就如同,咱们的小院里有温暖的阳光,有舒服的躺椅,有精致的下午茶,而你们就是悄然盛开的花朵,点缀了整个小院,使它生机盎然。
嗯...谢谢你们每一个人出现在我的世界里。平安夜快乐。
爱你们的Arthit。
【Kongphop:明天放出去是圣诞快乐。】

————接下来是Kong———
学长说的,也是我想说的。我也不能比这些遣词造句更好了。不如顺着你们的好奇,聊一聊过去吧。我知道你们想听。
我最初认识学长的时候,是在高中毕业那年,他勉强做了一回我的人生导师。为什么说是“勉强”,根据他不记得这次初遇来看,他约莫觉得这不重要。
【暖暖插话:我不是,我没有!】
学长开导过很多像我一样犹豫不决的人,我不过是他众多学弟的其中之一。而他是我唯一的学长,没人比他更特殊。
后来再见到学长,他成了我的教官。管教严厉、爱针对人、大声嚷嚷、喜欢念叨。每次他皱着眉头训斥我们,有人对他不满怨怼的时候,我浑身血液都在激烈的叫嚣,我想要冲出去大声告诉大家:不是的!学长他不是这样的,他真正的可爱之处被表面的不可理喻掩盖,而掩盖它的罪魁祸首是院规。咱们要对抗的是工程学院,而不是学长。
但是,幸好,幸好我没有这样做。我选择了沉默,沉默地看着学长。现在我非常庆幸自己明智的决定。他可爱的一面只为我所知晓,以至于大家畏于他的过于严厉。四年的大学生活里,我们的感情生活没有因为学长出过一点不和谐。
【暖暖:你在暗喻自己。】
是的,大概是学长一生的好运都用来遇见我,所以没有其他的感情线。
【暖暖:Kong最近很自恋。】
而我把心交给学长,所以其他的感情注定走向终结。如果要形容,大概是——不认识的人赠与玫瑰,它就只是一朵玫瑰。亲近的人赠与玫瑰,它会显得熠熠生辉。学长赠与的玫瑰,就不仅仅是玫瑰了,它是明珠、是稀世奇珍。
学长以前说我人太好,对谁都没有脾气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对人好的前提是,学长平安无事、喜怒正常。大四那年,学长生了一次重病。我回到家,客厅灯大开,卧室也是亮的,学长躺在阳台的地上,闭着眼睛,脸色苍白。病因略去不提。你们可以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吗,那时我发誓,再也不会晚回家。学长生病的一个月里,我没有去上课,M打电话也不接,有时候老师找我找得烦了,我会直接关机。连小外甥女来我家,也是被我三两句话打发。
你们瞧,我也并非是好人。我有自己的脾气,会在别人身上撒气。而那个唯一可以磨平我的棱角的人,并不会惹我生气。学长所有的举动、吃醋都无伤大雅,甚至可爱至极。
啊...您脸红了。这可是我的真心话。
【暖暖小声地:你继续,继续....】
咱们家的菜谱堆成一座小山,那是我对学长爱的证明,也许有人不以为然。每一道菜,都会根据学长的口味进行修改,然后记录下来学长的表情。如果学长没有特意强调想吃什么,我可以一个月不重样。不管他愿意不愿意,我都要为他做一辈子料理。
爱还能是什么呢,就这么简单。一起吃饭,一起旅游,一起购物,一起赏月,一起睡...【暖暖:咳咳...】一起看剧。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,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动人。学长最初是不愿意接受我的,我付出了我的爱,并没有得到回报。有过很绝望的时刻,甚至想要放弃——但幸好我没有放弃。最后的那一步是学长迈出的,他向大家宣布我们的关系。咱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,没有人反对,没有人能够反对。
两个人的感情难免经历摩擦,我不在乎他和我吵架、闹脾气,相反的,学长的一切我都接受。我爱他,我知道,他也爱我。有这就够了。而且学长生气的时间屈指可数,大多都是因为吃醋....
【暖暖笑:看把你给能的。】
明天要去北海道。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,我们大概已经在享受温泉的滋润了。北海道那里有属于我和学长的秘密与故事。对,我想以后北海道成了我和学长每年必去的地方了。如果有机会,会开一次直播,带大家体验雪景。
圣诞快乐。
只爱学长的Kongphop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寒假开始,明天去体验北海道滑雪,订了一间反向里的温泉酒店原型,打算享受一下他俩的生活(我臆想的他俩的婚后生活)。大家圣诞快乐。